作家:安徒生、简·奥斯汀、priest、汪曾祺。
cp:27相关、黑子相关、吴邪相关、新兰、业渚、瑞金、雷卡、官配。
心肝:沢田纲吉、吴邪、周子舒。
动+漫:家庭教师、名柯、黑篮、暗杀教室、凹凸。
游戏:恋与、杀戮的天使。
星:张智尧、白宇、甲壳虫、克里斯·埃文斯、洛天依。
近期:家教。

快走踏清秋。

军训杀我

苦恼了一阵子[为什么很少吃固定cp]
很少成为cp双担,多数情况是爱屋及乌。傍晚时间点突然意识到这些想法都是出自对角色的喜爱。
个人理解,角色形象构建=与人的间接互动+与其他的直接互动。
与人的关系,包括亲情、友情、爱情、仇恨敌视…信任等等,作为社会动物的人在相处中展示性情。
与其他,包括对待房间的态度,对待动物的理念,角色独白,对待所有非人的不具备思想的其他展现出的性情,是直接地互动。
吃非官方确定的cp,即对喜爱角色抱有[希望你们发展出有理有据的爱情关系],即从原作关系延伸新的可能性。

搞清楚了。
从这个角度出发,发现自己嗑cp的初衷仍然是基于原作关系动人,没什么值得羞愧的,和你选萝卜排骨汤我选牛肉...

KHR较宏大的设定以平行世界为基础,纵向时间轴作线串联初代到十代的两百年历史,传达的主题同其余少年漫差别不大,无非表现力更加夺目。
看未来篇经常会头痛,到底把27和270当做时间差个体看待还是把他们当做分明不同的个体。做笔记的时候发觉下意识选择后者,对两者感觉太不同。
平行世界如同大树枝条,有他们为平凡人的世界线,有他们尚未成长便被扼杀的世界线,也该有270确实死去的世界和他手染鲜血深陷黑暗的世界。
(小声逼逼也可以有发展感情线的世界线叭)
590看着棺木里懵懂的27的眼神和800对十年后友人的追忆同出一源,透过年轻的孩子,看得见毅然决然毁掉戒指的,他们的Boss。
和朋友闲扯时候翻了教父看,黑手党文化...

开刷未来战,为七十三集日常铺垫叹息。
师徒是我一辈子放不开的刀,我的三观,我的性格,我的知识,我对于事情的处理思维都是你一步步替我修正过来的,我所有的狼狈和荣耀你都客观接纳,我的人生轨迹一旦缺少你便会立刻崩盘走斜。
Reborn的离开,对于十年前的沢田纲吉和十年后的沢田纲吉都是绝对打击。
十年前他还未如何接触里世界的黑暗,一双撑起他精神堡垒的手猝不及防离去,惶恐迷茫一并袭来,精神支柱倒塌莫过于此。
十年后他惯于游走黑暗,但永不沉溺黑暗,家族危亡,导师逝去,彭格列十世足够成熟,但对于指点他生命每个重要场合的老师,实在难以想象他内心的复杂与滔天悲恸。
痛不痛?我所有成长拜你所赐,长得很像个样子了,可以不丢人...

十年小事(骸纲)

·cp:6927.

·设定:原作。

·预警:ooc有。擅自妄想脑补有。

·

六道骸很讨厌看沢田纲吉的背影。这倒不是出于不安全感,也许只是任性罢了。

在任何场合都是如此,过了十年也始终如一。

他在沢田纲吉国一的时候与他针锋相对,灰败的黑曜乐园里,沢田纲吉的火焰闪着光。六道骸看着他背过身去,各种诡谲的算计里闪过个不合时宜的念头:“着实瘦弱。”

胆小,懦弱,愚蠢。初印象如此糟糕,如此不像个黑手党。

面对阿尔克巴雷诺时,六道骸并未分出太多目光给观众席,但他知道此刻沢田纲吉看着他的背影。这一战付出与收获成正比,他打得十分爽快。

战...

高中生活真真正正打上了完满句号,等待录取通知书。
🌟🌟🌟没有那么好,但也绝不糟糕。上对得起父母亲朋,下对得起三年苦读。
“所有苦难与背负尽头,都是行云流水般的此世光阴。”
愿你我都有各自的小确幸。

人学说话,愿见心上人时堂皇文字把天上星采攫。
我学写字,愿见你时能把纸条递与你,姓氏缠绕,组成辞章华藻。
笨拙也有法子。

关于存迄今为止透露的世界观·信息整理+猜想

一、世界层次

这个世界大体分为三个层次。

第一层次是所谓超脱因果的神,这个神代指的是创世神和深红中出现的几位神。爱神的地位没有明说。另爱神的容貌目的和其余几位神被她虐的半死不活的爱情故事,即pv中的人,和教会有何干系,或者只是纯粹没脸拿来凑,不得而知。

第二层次是教会,即神所遴选出的人类。

教会除去艾坡隆(太阳、投影浊令、相关人物暮因/阿月、普路同、双向绫)为主教之外包括九位高级人员。

其中已暴露称呼者:

第二重塑者威诺希(金星、投影贺恩、相关人物萨腾努斯、恩合、麦尔兹/库林丨予笼/崖)。

第六刽子手萨腾努斯(土星、投影...

霞光(瑞金)

·只要是幼驯染的cp。我都能吃。
·边写边看。我猜想有bug。
01

金朝那只飞起的蝴蝶鼓腮吹了口气。

那是只漂亮的蝶,在她所属的种类里应当是很好看的了。她先前有落在格瑞额头上小憩的意向,金不太懂生物方面的知识,但他知道格瑞很容易过敏。

而他不清楚蝴蝶翅膀上的磷粉有没有这样的效果。所以他稍小题大做地吹了一口气,不留情面地赶走了来客。

格瑞的睫毛动了动。金赶紧用手替他遮遮光。他们在柔软的草地上午睡,草已枯黄,支棱得不太舒服。

金作天作地,不怕这个,格瑞同他一道晃荡,也不怕。他只是嫌光会扰他安眠。透过眼皮的光温柔而不容抗拒。

金日常时候很喜欢让格瑞替他料理烦忧,...

王子与贫儿(赤黑)

·落难公子x穷画匠。年下。

·写于2017.01.31。

·时间不代表修改很多。代表懒癌发作时长。

·

01

“予以我真实的拥抱,从此你我密不可分;如伽倪墨得斯永恒存在于星空,你我之间的联系仍在。”

壮丽的宅邸往往需要一位独具匠心的女主人为她的何等堂皇的居所添上内蕴的修养。而赤司宅邸在享有这样的幸运数十年之后失去了那位尊贵的夫人。

哈德斯降下诅咒。让政上风生水起的赤司家主成为鳏夫,让那位自降生便孱弱到尘世以为须得从分家过继血脉才能承袭家财万贯的公子成为独子。有着一双石榴般剔透眼睛的、名讳为征十郎的孩童成为了大宅真正意义上的支

苟延残喘(太芥)

·短篇完结。

·写于16年六月(大概)。bug致歉。

·04的首句出自旧约箴言篇。最末三句出自《浮士德》。

·不知所云。

·

01


“即使是翅膀上沾染石油的飞鸟,也注定无法逃脱变色的天空。他的选择唯一的选择是,浸染在狂风骤雨里,直至死亡。”


樋口特有的富有朝气和生命力的声音在芥川耳朵边炸响,他难受地捂住了口,甜腥在喉头泛滥,他几乎看得到自己腐烂生疮的肺——是说,肺会生疮么。


真是个不好笑的笑话,芥川出神想着,樋口一连串汇报被他搁置在脑海里的某个角落,女人迟疑地等待着他的回话,芥川强...

 @贞杉 

大概用一种特别心平气和的状态看了一遍。应该说有些情绪和想法真的非常想直接说出口。拙见勿怪w

在看完文章的时刻我因为一些关系上的事陷入了很糟糕的情绪,然后迸发的想法是,嗬,关根和吴邪,他们真像是异面相交的直线。

从纯数学的角度来说,他们有一个相交点,但是也仅此而已。真正从现实讲来,数学上的异面相交根本就是个笑话。这个想法应该说不恰当。

一开始那个开头确实把我带入了一种,误以为是个非常柔软的故事。多数牵扯到在雪山的吴邪的故事,都会带上一种孤单,伴随而来的是安宁。后文完全出乎我预料的,锋利。

往下看的那段,我以为是沙海中吴邪堕崖的背景——针对这个认知我大概滚...

简评 @易师 

很有意思的故事,至少在那几个月里确实是非常触动的。

去年前年特别风火,正好赶上14末期,烈火烹油鲜花着锦,没赶上DB六月撞上八月底被入坑。看你这篇的时间我记不太清楚了大约是去年年初,人肉撕破脸都没爆发,没准词条被乱改也没那么吵嚷。

所以那会儿我还是PX痴,嘁主要还是个迷妹。你这篇骨骼清奇的邪我加上文笔简直洗眼睛,港真虽然那会儿X吧清但是话题也就那么几个老的邪我新血液好少。

那会我不能说完全看明白了,故事那首现在想想最后那段念白忒中二,前几天政治课不晓得怎么搞得突然想起来词,特难过。大概心情也和看你这篇差不多?

汪辰星名字我还是有印象的,不过我不晓得...

© 掇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