筋骨软弱,皮囊暴戾。

被滞留在时间的河流里
你我 共同地 在溺水深处
汲取被沉入深海的梦境和爱
看看
飞鸟掉落进了地平线 北极星在说
我彻底失去白昼了

关于存迄今为止透露的世界观·信息整理+猜想

一、世界层次

这个世界大体分为三个层次。

第一层次是所谓超脱因果的神,这个神代指的是创世神和深红中出现的几位神。爱神的地位没有明说。另爱神的容貌目的和其余几位神被她虐的半死不活的爱情故事,即pv中的人,和教会有何干系,或者只是纯粹没脸拿来凑,不得而知。

第二层次是教会,即神所遴选出的人类。

教会除去艾坡隆(太阳、投影浊令、相关人物暮因/阿月、普路同、双向绫)为主教之外包括九位高级人员。

其中已暴露称呼者:

第二重塑者威诺希(金星、投影贺恩、相关人物萨腾努斯、恩合、麦尔兹/库林丨予笼/崖)。

第六刽子手萨腾努斯(土星、投影...

霞光(瑞金)

·只要是幼驯染的cp。我都能吃。
·边写边看。我猜想有bug。
01

金朝那只飞起的蝴蝶鼓腮吹了口气。

那是只漂亮的蝶,在她所属的种类里应当是很好看的了。她先前有落在格瑞额头上小憩的意向,金不太懂生物方面的知识,但他知道格瑞很容易过敏。

而他不清楚蝴蝶翅膀上的磷粉有没有这样的效果。所以他稍小题大做地吹了一口气,不留情面地赶走了来客。

格瑞的睫毛动了动。金赶紧用手替他遮遮光。他们在柔软的草地上午睡,草已枯黄,支棱得不太舒服。

金作天作地,不怕这个,格瑞同他一道晃荡,也不怕。他只是嫌光会扰他安眠。透过眼皮的光温柔而不容抗拒。

金日常时候很喜欢让格瑞替他料理烦忧,...

苟延残喘(太芥)

·短篇完结。

·写于16年六月(大概)。bug致歉。

·04的首句出自旧约箴言篇。最末三句出自《浮士德》。

·不知所云。

·

01


“即使是翅膀上沾染石油的飞鸟,也注定无法逃脱变色的天空。他的选择唯一的选择是,浸染在狂风骤雨里,直至死亡。”


樋口特有的富有朝气和生命力的声音在芥川耳朵边炸响,他难受地捂住了口,甜腥在喉头泛滥,他几乎看得到自己腐烂生疮的肺——是说,肺会生疮么。


真是个不好笑的笑话,芥川出神想着,樋口一连串汇报被他搁置在脑海里的某个角落,女人迟疑地等待着他的回话,芥川强...

 @贞杉 

大概用一种特别心平气和的状态看了一遍。应该说有些情绪和想法真的非常想直接说出口。拙见勿怪w

在看完文章的时刻我因为一些关系上的事陷入了很糟糕的情绪,然后迸发的想法是,嗬,关根和吴邪,他们真像是异面相交的直线。

从纯数学的角度来说,他们有一个相交点,但是也仅此而已。真正从现实讲来,数学上的异面相交根本就是个笑话。这个想法应该说不恰当。

一开始那个开头确实把我带入了一种,误以为是个非常柔软的故事。多数牵扯到在雪山的吴邪的故事,都会带上一种孤单,伴随而来的是安宁。后文完全出乎我预料的,锋利。

往下看的那段,我以为是沙海中吴邪堕崖的背景——针对这个认知我大概滚...

简评 @易师 

很有意思的故事,至少在那几个月里确实是非常触动的。

去年前年特别风火,正好赶上14末期,烈火烹油鲜花着锦,没赶上DB六月撞上八月底被入坑。看你这篇的时间我记不太清楚了大约是去年年初,人肉撕破脸都没爆发,没准词条被乱改也没那么吵嚷。

所以那会儿我还是PX痴,嘁主要还是个迷妹。你这篇骨骼清奇的邪我加上文笔简直洗眼睛,港真虽然那会儿X吧清但是话题也就那么几个老的邪我新血液好少。

那会我不能说完全看明白了,故事那首现在想想最后那段念白忒中二,前几天政治课不晓得怎么搞得突然想起来词,特难过。大概心情也和看你这篇差不多?

汪辰星名字我还是有印象的,不过我不晓得...

【情书】0305吴邪生日快乐

又是我。

三月五号祝我眉眼明净的爱人生日快乐,管你满身戾气还是道道伤疤还是沧桑变迁白云苍狗。

你都是我的吴邪。

【情书】我差三缕情深,深情厚谊无处填补。

三十九岁生日快乐。

吴邪。

是情书也是年份总结。

吴邪:

  生日快乐。

  见字如人,我曾经给你写过很多很多份奇奇怪怪的东西,日记本上有上课走神写的回忆,微博上有参加活动生搬硬套出来的投稿,草稿

本上有写过很多很多遍的告白。

  先让我代入啊我没正经写过信格式的东西。

  很普通的就是就那么喜欢上了你,然后在圈子里自说自话,说自己的情深,...

© 言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