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世间最脆弱也最坚韧的人类,亦或是不敢与黑暗为伍的魔鬼。

言辞温和,自立修己。

爱你如深海。

quq
不行我真的好喜欢林。

霞光(瑞金)

·只要是幼驯染的cp。我都能吃。
·边写边看。我猜想有bug。
01

金朝那只飞起的蝴蝶鼓腮吹了口气。

那是只漂亮的蝶,在她所属的种类里应当是很好看的了。她先前有落在格瑞额头上小憩的意向,金不太懂生物方面的知识,但他知道格瑞很容易过敏。

而他不清楚蝴蝶翅膀上的磷粉有没有这样的效果。所以他稍小题大做地吹了一口气,不留情面地赶走了来客。

格瑞的睫毛动了动。金赶紧用手替他遮遮光。他们在柔软的草地上午睡,草已枯黄,支棱得不太舒服。

金作天作地,不怕这个,格瑞同他一道晃荡,也不怕。他只是嫌光会扰他安眠。透过眼皮的光温柔而不容抗拒。

金日常时候很喜欢让格瑞替他料理烦忧,...

……
所有背道而驰都来源于迎来送往之后的人走茶凉。
盛宴难再。

我大概是开心疯了
高二了没时间刷很多趁现在刷一把。高三就只能零点眼巴巴一点话,甚至是定时。

生日快乐啊阿邪。我最大最大的宝贝。
是在空间赶零点所以lof赶一下半小时我很心满意足了。啾。
你是最好的。
愿余生喜乐长宁,再无波澜。

我很想你。隔世经年,拿着饱经风霜的笔,我在台灯下安静地写字。练习刷拉拉的一页过一页。
昨夜读了《活着》,读了《动物庄园》。
我还是还是很喜欢你啊。
高中是个极其狠毒的词语。我意识到我终于不能任性的时候,满脑子的远大前程,还有近在咫尺的高考。
我这样毫不犹豫地放弃。
一年多的时间,提高三十来分,从五百六十到五百九十,我自认有那个资本去中山。
我仍然铭记杭州,铭记你所毕业的院校。
我一定考上。
我很想你。
我也很想她们。
小女孩子们靠着网线说着梦境里的乌托邦,说着理想国里的我们风华正茂,一颗心永远少年意气,恨不能学先辈挥斥方遒,学玄机才女给长安留如此之久的痕迹,学所有躺在功劳簿上做白日梦的孩子勾画马的轮廓,在梦里狂奔...

我要坚强。

FLAG。

二月十号前做完三十一张数学卷子十一张英语报纸。做完。一个字儿都不抄的那种。合计四十二张。即每日。六张。

做不完吴邪将会永远永远离我而去OAO。就这样。这就是最大的惩罚。

(拓麻哒我再也不要荒废度日了QAQ)


“你大可杀了我。可那毫无用处。”

他沉默着试图做出一个畅快的猖狂的大笑模样,僵硬的脸没能摆出一个足够有威慑力的动作。

战争后沉默的灰霾快让他失明了,魔杖指引出的骄傲凤凰鸣叫之音渐渐弱下去,如同救世主的名称般,褪去众人拥载的光芒,只剩一层灰白的外壳。

铂金色的男人冷漠地看着他,灰色的眼球转了转,透过它可以看见霍格沃茨那深冷的黑湖。情绪被放置在其中冻结成最寒冷的冰,像玻璃一样残酷脆弱。

翡翠沾血,而他无力拭去。

阿瓦达索命带来的影响绝不仅仅是铺天盖地的指控,还有形象崩毁的无力。负担压在肩头上好似从出生起就不曾消失。那是那个时代的原罪,而他们加重了这罪孽。负疚感油然而生。

——一个脑补出...

Rock Around The Clock(赤黑)

·写于2017.01.15,完成于2017.01.31。

·Bug致歉。01-05是帝光(回忆)。06-0是诚凛夺冠后。

·你闪着光,却不自知。生日快乐,全世界最认真最坚持不懈的黑子哲也。

·

01


在赤司这类人的眼中,命运的安排之类的说辞,根本就是敷衍的借口,骗得太过分就会成为客观唯心主义者,心里自以为崇高地给至高精神拼命地做事,终究能换来耶和华慈爱的一瞥,准许你升上天堂。


赤司是个彻头彻尾的唯物主义者,他坚信世上大多事情可以被划分到可知范围,另一部分的不可知也仅仅是因为一些不可抗力,比如青峰游戏机里失踪已久的账...

伊甸园的苹果(赤黑)

·写于2017.01.29。

·首句出自《女孩你为何踮脚尖》。

·一小时摸鱼产物。心血来潮产物。任性产物。

·


来吧让我们狂欢到明天。


甩脱末日的阴影和地上世界永远无法触及的光辉,明亮的火光和刮起来的犹带火星的风,长风衣被掀起来的一角,还有被烧成一团灰烬一吹即散的燕尾服。


上帝送给摩西的福地被用作下水道里肥硕的老鼠溜达的场地。而他是负责重造蜂蜜涌流之地的使者。


他温柔地抚摸那个孩子柔软的脸颊,红发被灰烬弄得灰扑扑的,而他深知幼小的孩子现下只会用稚嫩的手抚摸他忽明忽暗的鸳鸯眼。隔世的爱情绽放在尸骸...

苟延残喘(太芥)

·短篇完结。

·写于16年六月(大概)。bug致歉。

·04的首句出自旧约箴言篇。最末三句出自《浮士德》。

·不知所云。

·

01


“即使是翅膀上沾染石油的飞鸟,也注定无法逃脱变色的天空。他的选择唯一的选择是,浸染在狂风骤雨里,直至死亡。”


樋口特有的富有朝气和生命力的声音在芥川耳朵边炸响,他难受地捂住了口,甜腥在喉头泛滥,他几乎看得到自己腐烂生疮的肺——是说,肺会生疮么。


真是个不好笑的笑话,芥川出神想着,樋口一连串汇报被他搁置在脑海里的某个角落,女人迟疑地等待着他的回话,芥川强...

试图写生贺但是绝望发现完全表达不出来那种感觉。

试图接起来上个星期天的Rock Around The Clock,写到03崩溃感觉赤队完全不对劲了,俺赤变仆赤了完全。

试图写小短文发现表达不出心里那种想给两崽撒漫天的逗比糖,写出来发现打情骂俏到想让他们走远。

被堵着的感觉太差了明明平日和人讨论分析赤黑原著的关系都特别头头是道。

很明白这种感觉来自对于赤黑角色的理解度数不够,看的书太少,文笔还是太嫩。但是怎么说,这种因为自身的滞涩停滞不前的感觉真是特别烦躁。

说瓶颈可能为时过早。资历浅又想写深。燥火。

无论是赤黑还是吴邪都感觉出来这种如鲠在喉的麻烦。包括三次里被老师指责年级掉下了十个...

霜靥(02丨赤黑丨哨向)

·星期二考试前攒个人品。

·脑洞一去不复返,直奔无逻辑小白爽文去了。我尽量掰回来。


02


有着灰白头发的男人把评定书交给了赤司,他一直用温和的眼神注视着小队长,这位长者从他们少年时就掌控了这里,并且尽其所能地给予他们最好的。红发的年轻人深深朝他鞠了一躬,然后毫不犹豫地转头推开那扇门。


打开门之后他需要面对的是对于此次失败满心困惑的同伴和充满敌意,或许还有恶意嘲笑的对手们,以及黑子哲也这么一个许久不见的大麻烦。


他暂且没时间思量那场仓促而不自然的会面,战场上猝不及防的见面不至于使得他慌神,但也确实让他心神略略受撼动。但这仍然无法动摇他...

我想跟全世界说,是的是的我终于梦到了阿邪,第二次。
与其说梦见不如说我像是随他走了一段,藏海花到沙海的路径。
姑且称梦里那个小吴为他。
他首先在一个孤立无援的状态下厮杀,完全没有依靠,在极其空旷的……可能是无人烟的房子里厮杀,硬生生带出来一股无路可走的味道。
第二个场景是一片漆黑的场地,领头羊模样的男人站在首座看着底下约莫三十来个学生,吴邪是其中之一,他很沉默,非常沉默,那种死寂的绝望。领头羊发给他们题目做,有的人是十道题有的人是二十道,唯独吴邪是三十道。三十道题不是通常意义上的题目,好像每落一次笔都是一次判断生死,每判断一次都是一条人命在笔尖摩擦摩擦后消亡。那个领头羊许是为了舒缓气氛,道,你们就当做...

她蹑手蹑脚走了过去。

讲台上戴着眼镜的班主任瞥了她一眼,眼见人不是自个儿班上的学生崽,又把眼神转回卷子上去。

女孩子掩藏在一堆书后面,厚底的玻璃杯和保温杯并排放着,她走到她后桌,指指她桌子上的小本子,她迟钝,反应了下才拿了过来。

她甩着手写cx大傻逼,写罢后顿了顿,自个儿先吐槽了句,真丑啊这字,对面的女孩子笑了下,对。

她嗯了一声,转手又跑去一边,又去了她左手边,然后趴着书后头,打电话,

打三个了。她边拿了女孩子的瘦金体来看,字帖上是千字文,一字未动,女孩子指给她看考级,她笑问她几级,她回说小学考了二级,她笑,我小学英语一级呢。

就都嘻嘻哈哈笑起来,细细小小的,顾忌讲台的老师和另一...

HB To Me

_(:3」∠)_

心里说不出来的抽疼

昨天在动态里看见投稿的时候,真的是攥住拳头,捶着桌子,恨网速不能踩油门一样。整整盼了半年多。

尽远·奥莱西亚→尽远·斯诺克→尽远·奥莱西亚。无论如何,他总归是尽远,Regin先生。

出于个人,总是偏好温文的,可靠的,沉稳的角色,尤其经得起磨砺和沉淀的。尽远的身份于一开始看到他商人之子的所谓身份时就打了个疑问标记,商人子嗣的资质和地位似乎碰不到侍卫队长这样的身份。并非刻薄,这样的无根无基,在楻国这样的,仍为君主制的国家,太难立足了。

因此看着小说的时候也就不那么惊心,不那么讶异,只觉得心里扎了根刺,缓缓地钻进去,血慢慢渗透出来...

回去——回去,阿奇,回去!
在花园里!在花园里!


——伯内特《秘密花园》


这本书一定是我这辈子最喜欢的书了。

霜靥(01丨赤黑丨哨向)

·哨兵赤向导黑。

·……我真的不明白……敏感词……baixiong怎么了……我找了好久……

·

01


西伯利亚的风雪割裂了所有或坚固或脆弱的联系。


闷在防寒服里的汗水无论是否渗透出外都会被极度的低温冻结成冰,士兵们每走一步都像是机器人一样发出咔嚓的声响,他们的脚印甚至都无法烙印下像在热带雨林里那样深刻的痕迹。


这里是西伯利亚。


最残酷的筛选地位居于此,塔选中这里作为新军人的训导之地,也选中这里作为老军人的战前训练基地。


赤司调整了一下护目镜的位置,极为厚实的手套固然遮挡住了风雪,但也同时使任何微小的简单动作都变得...

我快乐,我在LOFTER

查看详情

我一直不知道这东西怎么弄恩……惭愧简直,高中死忙死忙的。中秋假来摸个鱼……

 @贞杉 

大概用一种特别心平气和的状态看了一遍。应该说有些情绪和想法真的非常想直接说出口。拙见勿怪w

在看完文章的时刻我因为一些关系上的事陷入了很糟糕的情绪,然后迸发的想法是,嗬,关根和吴邪,他们真像是异面相交的直线。

从纯数学的角度来说,他们有一个相交点,但是也仅此而已。真正从现实讲来,数学上的异面相交根本就是个笑话。这个想法应该说不恰当。

一开始那个开头确实把我带入了一种,误以为是个非常柔软的故事。多数牵扯到在雪山的吴邪的故事,都会带上一种孤单,伴随而来的是安宁。后文完全出乎我预料的,锋利。

往下看的那段,我以为是沙海中吴邪堕崖的背景——针对这个认知我大概滚...

【一】无垢(襁褓期)(吴邪中心)

o婴儿吴邪【叼烟】

o笔者萌点长歪了,小心。

01丨三朝


吴家嫡亲的孙儿做三朝时,吴狗爷没可刻意把消息惹出去,吴三省也知趣儿地取消了那些个大家宴席,或是镂花的信笺,又赶急赶慌的在道上递暗信止心思。


三爷想,到底是匆忙了,他家侄儿不妨还是满月时候叫道上人认得认得才好,免得别家以为吴家不会养孩子,才三天就娇纵起来。


吴三的脑袋瓜子没弯绕到老爷子真正思量的那一块去,狗爷看看三子上窜下跳的把原本的布置再给找落回去,又匆匆忙忙找了个大场专给吴邪辟开做行礼所,心里裹着不肯走的愁也隐隐给压下去几分。


他知道老二看见他心里想了些...

忽然特别想看到……如果把吴邪从书中那个,为自己为身边人为家人搏命的环境替换出来,放到更宽广的,更残酷的上世纪的抗战背景会如何。

正在听《藏刃》的时候有这个想法,刚才看到一位太太的抗战环境下的吴邪就忍不住想了。

盗笔是从他自己的角度一步步去解密,一步步踏进网里。

藏海花从他自己的角度去探寻,寻找网里空隙更大的地方。

沙海从旁人的角度去看他的变化,看他差点拼个鱼死网破,却又一幅胜券在握的样子。

如果放到家国天下的舞台……他会是怎么样的呢?

他这样一步步走过来的足印放大到这样的时代风云里……会是怎么样的。

相当好奇。

“当时年少春衫薄”——吴邪中心丨婴孩至成人时期丨全篇撒糖丨不解密

中心:


 “他一个步子一个步子地踏踏实实走着,眼前是风浪,是雷暴,是倾盆大雨。待他渡至彼岸,身后少时年华的他一个个融化在骨血里,他再那么一笑,仿佛仍是那时少年,心思纯如赤子,行事简单,像个大男孩。”


原本大纲:


刚刚生出来的小婴儿,头发乱糟糟的还很湿,哇哇大哭的,和他老泪纵横的爷爷一起。所幸吴老狗还是会面露喜色,而吴邪也有一段很长很很长的安宁的柔软的日子。

会讷讷的牙牙学语,可能吐字含糊不清,可能很乱。可能很傻会流口水,可能很乖晚上不吵不闹乖乖睡觉。

年少时候的包子脸小小的吴邪,笑起来会露出八颗牙齿哪怕乳牙还有几个缺口。活蹦乱跳能跑能颠,...

忆红莲入坑。去年这个时候入b站。

洛天依,认识你三年,这是第四年。

你的歌声是我听过的最温柔的女孩子的声音了。

洛水之上有人家,家有小女唤天依。

生日快乐,洛天依。

致所有同人作者:请谨慎处理文中的性侵犯情节 (转载)

存放:

正好看到三观有毛病的p痴,恕我直言如果所有受你都觉得攻应该把他关起来囚禁play理所当然的觉得上他就是他活该的所谓黑暗系。那你不妨自己好好想想,置身那种情况你当时会什么感想。刚顺手瞧离得远的DM圈就被恶心地不能说话。此点私以为不论性别。

所有能够被强制违背他人意愿修饰的行为,无论是写爱情还是写别的什么都是定性上就错吗,你无法否认TA是不情愿的情绪是痛苦的。不否认斯德哥尔摩的正确性但也不承认这种例子何等地广泛。这类话老实讲我这种俗人说不出大道理,但是只要想想那种把自身代入,就足够不寒而栗。

我竟然这么帅:

 

强奸(又叫性暴力、性侵犯或强制性交),是一...

简评 @易师 

很有意思的故事,至少在那几个月里确实是非常触动的。

去年前年特别风火,正好赶上14末期,烈火烹油鲜花着锦,没赶上DB六月撞上八月底被入坑。看你这篇的时间我记不太清楚了大约是去年年初,人肉撕破脸都没爆发,没准词条被乱改也没那么吵嚷。

所以那会儿我还是PX痴,嘁主要还是个迷妹。你这篇骨骼清奇的邪我加上文笔简直洗眼睛,港真虽然那会儿X吧清但是话题也就那么几个老的邪我新血液好少。

那会我不能说完全看明白了,故事那首现在想想最后那段念白忒中二,前几天政治课不晓得怎么搞得突然想起来词,特难过。大概心情也和看你这篇差不多?

汪辰星名字我还是有印象的,不过我不晓得...

有关历史四部曲

嗨这是认真的对《历史四部曲》的文评,之前有写的想法但是又懒就在评论里点,看到有姑娘写了突然不服输【呸】不甘落后【呸】对霖子表达写我的自来熟【你走

哈哈哈哈哈哈鱼干变成糖醋鱼的发展史。

------

这个吧我晾了仿佛一个礼拜,现在四月六号,我要咸鱼翻身了,政治都是啥鬼我不爱他了我要投入工业革命的怀抱。

我去有番外我还先把正文弄完再提。

------

我还是低估了我自己的拖拉程度晾了一个月都有了吧,那么现在五一节我一定要写完了我说真的!!!

1.全世界为我翻译

(一)

先说序哈不要嫌我啰嗦。

看序的时候吧完全没有料想到这两个的状态其实时分手后,暗搓搓揣测赤羽小恶魔都干了些什么毕...

溯源(赤黑 长河重写)

o长河给我的感觉就是离题万里。be平淡。我来补救一下。

o修改版剧情内容全变,引用长河中部分梗,后半部分变更较大偏向平淡。不合理的设定和不适宜的背景去除。删去了黑子出场。

o顺带如果有亲爱的粉徐先生的话……嗷嗷着很抱歉,我不喜欢徐先生极了因为高中第一次语文考试,林徽因写的人间四月天,我被一MV和传记误导了以为是给徐才子的。写给她儿子的我还以为她和徐和平交流那种祝福……难过。

o非常抱歉。

o来来来……让我晓得一下主题这回出来没 @易师 

o想表达的意思是,黑子死去,赤司反复尝试走出来。夹杂回忆杀(生活细节)。

o赤黑高校日快乐。

[0.5]半调(diao)...

告白 【存个脑洞找手感有没后续看有没领悟到恋爱这门艺术


天气不错,他想。这样下雨的天气里才有打着伞的情侣,才有借着透明雨伞接吻的情侣,才能有借故才能和黑子哲也共一把伞的的赤司征十郎。


真是不错,他坐在玻璃棚里盘算着,不经意瞟了眼窗外的摇晃的花枝。


六月的绣球开的极好,花瓣层层叠叠,他出神地看着晕染开的色彩,滴滴答答的雨珠从圆润的弧度到被击碎成小点儿小点儿状的水,花上沾染了一点点水,很讨喜。


他收好了画架,这种绵绵细雨的天气显然不适合再作画,心思太重的人会被繁杂的雨声打搅心思。他想暗恋人的人总是有很多心思的,不是有一句话叫暗恋是一个人的兵荒马乱。


他没全身心投入到这个地步,但是不算是纤毫都没达到。不过这一切的前提是他...

1 2

© 言立 | Powered by LOFTER